第一百零五章 蒲柳

护眼
关灯

    “好,”明歌展颜一笑,明眸皓齿,神色间满是信任,“我已经用秘术将尸骸清理了,刚才觉得这结缘树有些诡异,所以过来仔细看看。”

    这有什么诡异的?陆如酒疑惑地看了几眼系满红丝带的树,枝叶繁茂,如果是在晴天,大概会是很好的遮阳地。

    结缘树,柏抱槐,柏槐共生,有同生共死的寓意,这么高大的结缘树,年岁应该很长了吧。

    “我也说不清,这棵树总是给我不好的感觉,也许是树上的红绳,红得过分,”明歌摇了摇头,没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我们过去吧,孩子可能等急了。”

    陆如酒收回目光,对明歌点了点头,两人便一起去了西边的茅屋,

    茅屋中摆了许多张桌椅,看起来像是村中的学堂,陆如酒没想到,在这偏僻的山村里,竟然会有人建学堂。

    陆如酒正想和明歌聊几句,就看到明歌变了脸色,绝美的五官难掩慌乱,

    “如酒,少了一个女孩,这里原本有六个孩子。”

    陆如酒皱眉,她一直留心附近的灵力变化,不应当发生这样的事。

    陆如酒辨别孩童的身份,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法门,扶桑赠与了她至纯的木灵力,让她能够更加直接地感知生命力,

    那些孩子没有生命力,只有淡淡的死气萦绕,说是怨灵也不为过。

    怨灵本身就是因恨而生,陆如酒为五指灵参而来,无暇他顾,恶人自有恶人磨,既然已经生了怨灵,那么作恶之人必然也深受其害,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仅此而已。

    明歌勉强镇定下来,低声哄着五个小孩。

    陆如酒看了眼围在明歌身边的孩子,皱着眉问道:“你们原本有几个人?”

    冷淡的声音和明歌的温柔耐心截然不同,陆如酒对哭哭闹闹的孩子一向耐性不佳,以她的习惯,冷脸一摆,这群孩子就会安静下来。

    对于陆如酒的做法,明歌只是无奈一笑,“这位姐姐不是坏人,可以告诉蓉蓉姐吗?你们有少人吗?”

    孩子的群体地位会表现得很明显,红衣的女童明显是孩子头,个子最高,又聪明漂亮。

    陆如酒挑了挑眉,这种孩子,太聪明了,未必会说实话,她示意明歌将孩子分开,分别问一下。

    陆如酒笑眯眯地对女童招手,眼睛如新月,女童明白她的意思,小步跑到了陆如酒的身边。

    “你应该见过吧,另一个孩子,”陆如酒平静地说,毕竟是孩子,心性单纯,诈一下很容易出结果。

    女童眨了眨眼睛,仿佛不理解陆如酒的话,“姐姐,我们都在这里啊,蓉蓉姐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陆如酒淡然地看着女孩的眼睛,笑而不语,用温和的语气说着可怕的话,“你蓉蓉姐是好人,可我不是,如果你骗我,我是会生气的。”

    “我一生气,就会做出不好的事情。”

    这话说完,陆如酒也觉得自己有点无耻,对方到底是小孩子,她一个成年人,这样威胁小孩子,感觉有点微妙。

    女童摆了摆手,怯生生地缩了缩,“我没有,我不敢,你不要打我。”

    这下子陆如酒也不敢说什么了,她举了举手,表示自己投降,不管这孩子是演的还是真的,现在都不是打破局面的好机会。

    陆如酒一无所获,还差点把人家小女孩惹哭了,她一脸挫败地回到明歌身边,

    明歌素来善解人意,拍了拍陆如酒的肩膀,两人低声交谈,

    “都说是五人,但我记得清楚,第六人是个女孩,名叫柳柳。”

    陆如酒点头,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了窗外诡异的响动,陆如酒蹙眉,赤红的剑芒从指间弹出,将外面的不明物击落。

    她咳嗽一声,顾不上被打了个大洞的窗纸,和明歌说道:“我出去看看,你注意安全。”

    她清楚明歌的秉性,她定然不会让孩子在自己面前出事。

    说完,陆如酒就快步离开了茅屋,拎着被击飞的走尸,选了个视角好的位置,将走尸丢下。

    这具走尸是明显和怨灵不是一伙的,或者说,他是被制造来对付怨气的。

    “喂,你的主人在哪里?我要见他,”陆如酒毫不犹豫地一剑将走尸钉在地上,顺便将想传递的信息抛出去。

    无论是怨灵还是走尸,向来都对能够打破局面的外来者感兴趣,至少,两者都会伪装出一幅友善的面目来接近。

    虽然这幅瘆人的鬼样子,就让陆如酒感觉很不友善了。

    “杀了她,你就能出去。”

    走尸被红莲业火烧成飞灰之前,陆如酒依稀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杀了谁啊?说话说一半,等于没说。

    陆如酒皱眉,一步到位不行吗?非得让她们互相戒备,陆如酒抬头,掌心的一簇红色的火焰绯红如晶石,异常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