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奚山

护眼
关灯

    奚山。

    奚山脚下有一处村落,陆如酒在奚山附近转了两圈,没发现有丝毫的仙草痕迹。

    五指灵参有灵,会在诞生地附近出没,为了躲避危险,甚至还会伪装。

    捕捉这种天地灵物,是需要一些机缘的,陆如酒虽然有信心能到手,但会花费多长时间,她就没把握了。

    奚山上找不到线索,陆如酒只能去山脚的村落里探探。

    其实陆如酒不知道,关于五指灵参的消息,江危楼是从临渊阁那里得来的,

    江危楼:怎么?至于褚旷威胁他,他就不能暗中拿些便利吗?

    陆如酒在村外的河边看到了几个嬉戏的幼童,约摸五六岁,欢快的笑声极具感染力。

    河水很浅,但陆如酒依旧皱起了眉,让孩童独自玩耍,是不是有点不妥。

    她的事情不急,干脆倚着河边的垂柳出神,顺便看着孩子,防止出现意外。

    “姐姐,你也是到细柳村来寻亲的吗?”红衣的女童一蹦一跳地走到陆如酒身边,粉雕玉琢的脸蛋十分可爱,

    陆如酒不由自主地弯了弯眼睛,温和地说:“不是,我只是偶然路过此地。”

    “姐姐,今天村里有祭祀山神的活动,大人们都没有时间注意我们,你愿意,和我们一起玩吗?”女童表情可怜极了,清澈的眼睛仿佛一面镜子,能照见邪祟恶魔。

    陆如酒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作为一双孩子的眼睛,未免有些过于空透了。

    她没什么兴趣哄孩子,冷淡地摇了摇头,“抱歉,我有重要的事要做,不能陪你玩。”

    女童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她眼里一下子涌上了泪花,但她还是很懂事地没有纠缠,“好吧,不过姐姐,近来村子里发生了些不好的事,大人们不让我们去山神庙,姐姐也不要去哦。”

    “妙妙,快来啊,阿童抓住鱼了,”女童的同伴在呼唤她,女童朝着陆如酒挥了挥手,跑开了。

    陆如酒摸了摸下巴,山神庙?作为一个送情报的npc,这个叫妙妙的女童,还是很合格的。

    从她拒绝女孩邀请的那一刻起,两人背后的奚山,就被迷雾笼罩,蓝天白云,甚至高挂的太阳,都被雾气吞噬。

    陆如酒皱着眉思考女童说的话,山神庙?以及,来这里寻亲的另一位,姐姐?

    有人先她一步来到了这里,但好像,陆如酒被光明的那一面踢出来了,一开始看到的,就是被隐藏的暗面。

    她有些担心五指灵参,那种夺天地造化的灵物,在化形之初,很容易被污染。

    陆如酒摇摇头,在这里怎么想都没用,情况如何,还是应该去查清楚。

    雾中的茅草屋若隐若现,陆如酒绕开竹制的篱笆,进了细柳村。

    沿路的屋舍悬挂着红色的灯笼,鲜艳的花枝安静地待在竹篓里,保持着最美丽的样子,这里处处是古怪。

    陆如酒倒是很想直奔山神庙去,但她不认识路啊,陆如酒驱散几团心冷的怨气,循着村里残余的气息追去。

    最好能抓个知情人,这样也方便办事。

    陆如酒动作飞快,在系满红绳的结缘树下,捕捉到了一道人影,

    红衣黑发,身姿窈窕,女子仿佛知道她的到来,缓缓回过头,对着她温柔一笑,

    “如酒,好久不见。”

    “蓉蓉?”陆如酒皱眉,她下意识地看了眼周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没和师兄一起吗?”

    细柳村里处处透着怪异,在这里遇见熟人,陆如酒难免心生警惕。

    明歌听出她话里的提防和试探,苦笑一声,说道:“如酒,你知道我二人如今的处境,孔奕让我来这里取一样东西,你师兄他没有来。”

    “原来如此,”陆如酒的表情太淡,看不出她的态度,明歌也拿不准她信与不信,“蓉蓉,你知道我会来?”

    明歌刚才表示得太明显,陆如酒琢磨了片刻,在巫谷眼中,她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唯一知道她目标的,就只有褚旷。

    明歌诚实地点了点头,“褚阁主是这样说的,没有刻意隐瞒。”

    “是吗?”陆如酒皱了皱眉,这下倒是不再怀疑明歌的真伪了。

    这就说明,巫谷的计划已经走到下一步了,无论对外如何宣称,需求的仙人灵体,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动作可真快,陆如酒咬了咬牙,她本来就被命运推着往前走,看似从容不迫,实则心里没底。

    所幸陆如酒需要的药材,和巫谷筹措的东西重叠不多,应该不至于被看穿。

    “我有巫谷的追踪符,五指灵参,就在奚山,”明歌说道,褚旷当时只是瞄了一眼孔奕给明歌布置的任务,开玩笑一般地提了一句,说是让明歌注意,陆如酒也在寻药,小心撞上了。

    明歌不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好随意说出这些话,只捡了重点说。

    当然,褚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