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嵇乐

护眼
关灯

    陆如酒感觉到老板娘越来越畏惧的眼神,觉得自己越描越黑,干脆不解释这个问题了,“我并非为除魔而来,传闻附近玄冰塔出世,师傅让我和师兄来查探一二。”

    老板娘听完,表情放松了很多,“姑娘尽可放心,我夫君和玄音城城主有些关系,或许可以帮得上姑娘。”

    这倒是意外收获,陆如酒笑容灿烂,“那就多谢老板娘了,不过,还是等我师兄到了再说吧,我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

    万一和玄音城的城主打起来怎么办?她可未必是对手,还是武力天花板来了再说吧。

    老板娘不知道陆如酒的想法,只觉得陆如酒平易近人,不像她之前见过的修士,甚至不像逆天而行的修士。

    “好啊,不知姑娘该如何称呼,”老板娘招呼伙计,从后厨端来一碟蜜饯和杏花糕,笑着放到她面前,“算是玄音城特产,姑娘尝尝。”

    “我姓陆,名如酒,老板娘可以叫我如酒,”陆如酒不喜甜,但她向来不喜欢拂了别人的好意,随手尝了两个,“多谢款待,那我先上楼了,回见,老板娘。”

    “回见,陆姑娘,”老板娘颔首,微笑地目送陆如酒离开。

    老板娘安排的位置很好,陆如酒喜静,推开窗,便看到后街的一片杏花林,她试着坐在窗台上,耷拉下一条腿,看起来很不雅观,但本人难得很开心。

    很明显,陆如酒忘记了这是客栈的三楼,侧脸遥望着不远处的桃花林,哼着刚才在城门听到的小调,

    忽然一阵劲风打在半开的轩窗上,让窗台上坐的人瞬间手忙脚乱,一个大意就从远处跌落,

    陆如酒身法敏捷,仓促之间只能勉强翻身,一掌灵力拍在地上,将将维持住落地时的风度。

    闻声而来的伙计一脸焦急,“客人,您没事啊?”

    陆如酒淡然摇头,“无事,有客自远方来,我急于相见,有些失态了。”

    她现在就去逮那个打她窗户的兔崽子,然后把人从三楼丢下去。

    北境气候干燥,多是荒漠,但是玄音城附近却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城西一片杏花林,常开不败,按照修真界的节气,此时正值盛夏,可不会有杏花盛开。

    方才陆如酒确实在杏花林中看到了人影,但是一闪而过,本人并没有在意,现在被人打下窗来,怎么想也不会就这样过去。陆如酒循着那一记劲风的来向,警惕地走进杏花林。

    陆如酒并非本地人,不知道玄音杏林的传说,也不知道此处是玄音城的禁地,不容人随意窥伺。

    杏林中虽不见旁人,但林间小道曲径通幽,陆如酒按照之前袭来的大方向,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杏花林中有一凉亭,沿水而建,景色优美。在凉亭之后,陆如酒只感受到了一阵冰冷锋利的枪风。

    靠,真是不讲武德,陆如酒毫无形象地翻身,无形的枪风擦着她的侧脸划过。陆如酒迅速后撤,和人拉开距离,抬手摸了下脸上的伤口,手上是鲜红的血色,

    对方挽了个枪花,枪尖斜指,转瞬间就把距离拉了回来,动作轻快。陆如酒见对方没有收手的意思,只得亮出剑来接招,顺手捏碎了之前师傅给的传讯符。

    师兄啊师兄,你可快点来啊,我不是能打的人。

    这下子轮到对方吃惊了,他本意是想试探试探来人,没想到看起来温柔沉静的少女,提剑拆招的时候这么干净利落,甚至有些狂野的感觉。

    这是长歌门的剑法吧,陆如酒的姿势却像挥舞着一把柴刀。

    郁向晚见猎心喜,手里的招式越发刁钻,他喜战,动手时一向不留分寸,讲究的是全力以赴,尊重对手,

    对方不停手,陆如酒却没打算和人拼尽全力地打,而且看武器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陆如酒借势拉开距离,直接点出对方的身份,

    “郁少主,别打了,再打我就要死了,”陆如酒认怂速度极快,声音虽然不大,但也让周围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凉亭里的人不由得轻笑出声,正打算出手喊停,不料这杏花林今日格外热闹,又来了一位贵客。

    郁向晚觉得陆如酒还有余力,此时嚷嚷着投降实在无赖,他干脆不理会陆如酒所谓的投降,自顾自地下手,打算逼一下陆如酒。

    “铮!”刀枪碰撞的声音令人耳鸣,陆如酒挑眉后退,看起来孱弱又无辜,还好师兄来得及时,这郁向晚实在是太随心所欲了。

    想打架就打架,叫停都不行。

    沐清弦一剑挡住郁向晚的枪,眉眼冷若冰霜,“郁向晚,你们天玑府派你来北境,就是让你来挑事的吗?”

    看起来师兄也不喜郁向晚,好战分子真是处处讨人嫌弃。

    还好褚师弟改得快。

    郁向晚看得沐清弦更高兴了,作为对手,这可比陆如酒有趣多了,他懒得管沐清弦说了什么,该动手的继续动手。

    道理说不通,对付这种人只能以武止戈,沐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