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玄音城

护眼
关灯

    陆如酒离开长歌门后,沿路收集玄冰塔的小道消息,顺路和濯心阁的人约见了一下他们阁主。

    据说,江危楼在北境游荡,似乎对北境突然出世的玄冰塔也颇感兴趣。

    陆如酒试着炼了一批不知成效几何的新丹药,最近打算借助濯心阁测试一下效果。好在濯心阁的人效率不错,让她在进入北境前见了江阁主一面。

    “江阁主,这是新炼成的丹药,”陆如酒拿出三枚红玉瓶,“三类丹药药效不等,各七颗,你且找寒毒融入金丹者试试效果。”

    陆如酒对李浮生没说实话,相较于抽丝剥茧的化解法,总是要以毒攻毒见效更快,而且原主本身已经试过一回,这次陆如酒干脆分了三种不同程度的药效,若不是宗门火属性的药材太少,她还想多做一些来试错。

    “指明要金丹啊,我们濯心阁的药傀也不是天降的啊,”江危楼啧啧,不知道从哪里寻了把扇子,悠哉悠哉地摇着,在收到陆如酒警告的眼神后,才讪讪地收起扇子,“是,遵命,大小姐。”

    “这丹药是由七品炽元丹改造而来,这是药方,濯心阁的炼药师若是能改进一二,我也省心不少,”陆如酒抿唇,把准备好的药方送给江危楼。

    江危楼接过来,扫了一眼配方,随即没好气地看着陆如酒,“治疗寒毒的丹药,在北境倒是不缺市场。不过,你这半成品丹药,成丹极难,配剂都要百年份的药材,我不至于浪费这份人力物力。”

    “前阵子听说,东海的落日珊瑚都被长歌门的弟子薅光了,你可真会压榨劳动力,”江危楼想起阁中采药人的抱怨,不由得吐槽。

    “钱货两清,我用灵石买的,有何不妥?”陆如酒不解,内务堂价格公道,虽然最近入账全靠褚长风一人,但她又不是白嫖的。宗门委托,他们肯定是觉得不亏才接的吧。

    “这是两码事,”江危楼扶额,扇子敲敲桌面,“这丹药你有起名吗?”

    可别像之前一样,又给他整个加强炽元丹一样毫无分辨度的名字,

    “毕方丹,”陆如酒这次倒是好好回答了,“这里面加了凤凰血脉妖兽的精血,而且,很漂亮。”

    江危楼好奇地倒出一颗丹药,丹药表面的红色灵力缓缓游走,凝聚成一个简单的凤凰展翅的图案,看起来异常华丽,

    “做成这样,你故意的吗?”江危楼嘴角抽了抽,这种丹药看起来就贵得要死。

    “一点个人爱好,”陆如酒拱手,一脸无辜,“云纹或者水纹,太过普通了。”

    江危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悻悻地给人竖个拇指,“讲究,真不愧是大小姐。”

    陆如酒挑眉,她还觉得缺了些什么,下次可以试着加些金光闪闪的灵物,那样效果更好。

    江危楼忽然想起从下属那里听来的消息,提醒陆如酒几句,“玄州出世的冰塔有些玄乎,进多出少,你即使身负红莲业火,最好也找个人结伴同行。”

    “为何?结伴的话,有可能一起送掉哦,”陆如酒随手拨弄着手边的芭蕉,似笑非笑地说,

    江危楼觉得自己真是欠她的,陆如酒和颜悦色地说话,他就计较不起来以前她的种种不妥。

    他干脆自暴自弃,“根据我的消息,从玄冰塔中出来的人,只有极少数中了寒毒。”

    这倒是师傅的情报里没有提及的,陆如酒微微眯起眼睛,“哦,我和师兄一起去,不用担心。”

    “担心个鬼,”江危楼一扇子砸向陆如酒,脸上的表情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陆如酒敏锐得闪过飞来的扇子,任由扇子将房间内摆设的花瓶打落,哗啦一声,

    两人看着一地碎片面面相觑,然后一起哈哈大笑。

    “这可不是我的锅,你自己砸的,别找我赔,”陆如酒笑着说,

    江危楼也不知道自己笑得什么,“放屁,那是砸你的扇子,你不躲,怎么会砸到花瓶?”

    “胡说,扇子还能是自己动的手?”陆如酒觉得这人莫名的好笑,“江阁主,讲点道理。”

    陆如酒觉得自己事情也办完了,推开窗,把剑甩出去,潇洒地翻窗出去,踩着剑飞速离开。

    留得江危楼一个人,看着她连贯的动作,居然感觉得她翻窗的样子,很潇洒。

    简直有毒。

    ……

    中洲北境地域极广,陆如酒自东方御剑飞行跨过天玄渊,才算进入北境地界。北境有天地玄黄四州,各州分布的魔物修为不同,天州最盛,地州其次,依次排列,这次玄冰塔出现在玄州地界。

    北境向来荒凉,人烟稀少。除了魔修门派建立的主城,野外多是一片荒地,也难怪,北境不必中洲其他地界和平安定,妖兽横行,若是打坐时突然遇到妖兽袭击,非死即残。

    陆如酒按照师傅的要求,到了玄州东方的玄音城。

    玄音城并不抗拒修士入内,只是长歌门有训,除恶务尽,所以各方魔修都对长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