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日常

护眼
关灯

    之后的日子十分规律,平静安稳,又理所应当。陆如酒每日炼药,修炼,偶尔出任务,找药材。

    修为稳步提升,名声也改善了不少,陆如酒算了算,快有一个月不见师兄和明歌的影子,估计是外出去找什么奇遇去了。

    陆如酒收敛心神,把最后一炉丹药收火,装瓶保存,今天成丹品相很好,想来不消几日就能换下一本丹药经书了。

    她盘算着近期的行程,忽然听到门外的传讯,

    “师姐,我回来了。”少年的声音清朗而生动,在陆如酒枯燥的日常中带来了鲜活的色彩。

    陆如酒:我并不想活泼,老咸鱼只想按部就班的生活。

    褚长风回到宗门后,就一直热衷于处理各种任务,生机勃勃,和其他挑挑拣拣的弟子相比,简直是一股清流。

    拜师弟所赐,陆如酒发的珍稀药材的委托,终于有人接了。

    但是褚长风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每次出任务都会向她报备一下,乖巧得不像之前那个嚣张暴躁的师弟。

    她能怎么说?

    我还是喜欢你桀骜不驯的样子,请你恢复一下?

    陆如酒一向在这些小事上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暂时默认这位师弟的监护人角色。

    清泷峰有禁令,只有峰内弟子才可以出入,而清泷峰只有陆如酒和沐清弦两个独苗苗,委实清静极了。其实,长歌门大部分仙峰是没有禁令的,但清泷峰的峰主,不仅会炼药,还会布阵,闲来无事,和师哥总是商量着加护阵法,捯饬了几个来回,清泷峰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没有令咒,不得进去。

    陆如酒本性随和,一向随遇而安,在这种无人打扰的环境里,修为进步神速,也不是一件坏事。

    虽然有时候出门,见到其他弟子三两成群,嬉笑打闹,也有一丝丝向往罢了。

    所以,陆如酒这次出来见褚长风的时候,干脆重新设了一道令咒,见了面就送了出去,免得自己后悔。

    “清泷峰的令牌,以后别每次喊我来接你,和大少爷回家一样呼前喝后。”

    陆如酒说话的时候毫不客气,但是褚长风却有些眉飞色舞,

    清泷峰孤寂,平时连个洒扫弟子都没有,也能看出这一派的师徒有多自闭,居然会让他随意进出清泷峰,真是惊喜。

    “谢谢师姐,”褚长风笑着收起令牌,跟着陆如酒走台阶,师姐好像格外喜欢走路,一般修士,这几步早就飞过去了。

    “对了,师姐,我去西牛贺洲除妖,打死了一只化神期妖兽,它居然有两颗内丹欸,一冰一火,师姐,这个炼药的话,会不会炸炉?”

    陆如酒看了少年掌心的两个红蓝内丹,有点不好意思接,这孩子送来的东西属实有些贵重,饶是她能一样一样算清,可这来来往往的交情,是说不清的。

    于是,陆如酒压住了伸手的动作,接着走她的路,“分情况吧,就像你画符时,会用到两种灵力,只要不越阶强行成丹,一般代价都是可以承受的。”

    “哦,”褚长风没找到机会送,继续盘着手里的内丹,玩得不亦乐乎。

    陆如酒随手解开摘星楼的禁令,推门而入,长廊下摆了茶具,显然主人之前也在休息。

    陆如酒沏茶,褚长风则十分乖觉地坐在她对面,手里的玩具仿佛玩够了,随手一搁,托着下巴看陆如酒的动作,“画符又用不上内丹,送给师姐玩了。”

    陆如酒慢条斯理地泡茶,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看起来赏心悦目,本人却不禁暗自皱眉,褚长风最近一直待在宗门,他俩倒是越来越熟了,尤其是,他似乎觉得欠了陆如酒一个天大的人情。

    但陆如酒之前卖了褚长风一手,把他丢在望月峰,算起来他俩早就两清了。于是,陆如酒试图拒绝,

    “不用,妖兽内丹拿去淬炼你的剑比较合适,元婴期内丹,中和灵力太麻烦,浪费材料。”

    修真界一般分为五个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大乘。妖兽的化神期和修士的元婴期差不多,甚至因为身体强化更加强大。

    陆如酒没想到,褚长风现在金丹期就能灭元婴妖兽,这也太有出息了,那以后元婴期不是能打大乘期吗?

    剑修果真厉害。燕沉师叔一脉剑术,剑气,剑意三修,褚长风虽然不比沐清弦剑意顶尖,但是打架的手段估计要远胜沐清弦。

    陆如酒略一衡量,目光盯着清透的茶汤,拒绝的意思十分明显,

    “师姐放心,不过一只妖兽,也没那么难收拾,上次师姐给我的丹药太贵重,我于心不安,只能找些材料来回报了,”褚长风坦然地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最近收集落日珊瑚的委托特别多,我给师姐带了一些。”

    呃,这委托是我发的,陆如酒微笑。除了委托以外,褚长风总是会送来各种珍稀药材,让她很不好意思,受之有愧,于是就送了他一些价值相当的丹药。

    但是,这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