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许愿符

护眼
关灯

    缠云山,

    山腰处有一间客栈,明明在荒郊野外修建,却每日有三两客人,不知自何处而来,在客栈用了午膳,又匆匆离去。

    沐清弦和明歌来此地,寻找隐居在附近群山中的缠云真人,根据李浮生介绍的情况,这位真人或许有办法化解明歌身上的咒术。

    但是到这间客栈已经三日了,来去的都是会吃饭睡觉的普通人,根本摸不到仙家府邸的踪迹。唯独老板娘有些奇怪,除去第一日入住时,例行打招呼之外,从未再见过她的身影。

    沐清弦耐住性子,师傅说缠云真人是他的老朋友,不喜见外人,只需将他交给的符咒贴在客栈的护阵上,不久就会见到缠云真人前来。他按照师傅的要求一一做来,对方却毫无消息。

    “沐师兄,今日也没有缠云真人的消息吗?”明歌推开阁楼的门,小心翼翼地提着裙子接近白衣的青年,

    “嗯,”沐清弦一见来人,冷淡的表情转暖,不由得多说了几句话,“可是又去帮客栈的厨子送饭了?快去休息吧,我再感应下附近的灵力。”

    明歌朝他露出明媚的笑容,五官艳丽精致,如世间最出色的工笔画,这般美貌,比起北境的魔修第一美人也不遑多让。

    “礼尚往来而已,我想客栈的厨娘借了些食材,她又不收银两之类的,我帮她跑跑腿也算是还人情了,”明歌温柔地解释,说完,有些忐忑地说:

    “如酒说,今日是你生辰,我知道你早已辟谷,就做了些糕点,所以,师兄,你想品尝一下吗?”

    她虽然厨艺不错,但做甜点还是第一回。陆如酒说,沐清弦喜甜,罗列了一堆甜点心供她参考。

    之前没机会练习,最近在客栈时间颇多,才有时间琢磨甜点方子,她生怕沐清弦觉得她不务正业,匆匆解释道:

    “我最近有好好修炼,医书也认真研读了,师兄帮了我很多,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

    沐清弦浅浅一笑,“我很高兴,谢谢你,不过,明歌,你以后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吗?”

    两人一起用完点心,明歌把陆如酒让她转交的锦囊递给沐清弦,然后微微一笑,收拾好餐具,安静地离开。

    沐清弦对陆如酒的动作早有猜测,不紧不慢地拆开锦囊,

    果然,里面是一张奇奇怪怪的符箓,乱七八糟的灵力回路,和从前如出一辙,沐清弦的心忽然放下,师妹最近的行为举止着实有些反常,但如今看来,也许是一件好事。

    沐清弦伸手触摸符咒,少女的声音便缓缓响起,沉静淡然,如午后清茶,再也看不出半分棱角和尖锐,

    “遥扣芳辰,生辰吉乐。”

    “如今师哥有了意中人,想来以后也不会轮到我关心了,这许愿符,是我最后一次送了。不过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师哥明明聪敏过人,心思玲珑,却总是在明歌面前一副三无的样子,真是意外的恶趣味。”

    “最后,祝愿师兄岁岁如意,平安喜乐,”

    “师妹陆如酒,敬上。”

    此时明歌已经回来,绯红灵光勾画的符咒依旧飘在半空中,沐清弦任由符咒飘着,和明歌随意地聊着陆师妹的黑历史,顺带解释清楚两人的关系。

    半开的轩窗外,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倒映着青山绿水,万里共清辉。

    之前在明溪涧,陆如酒曾拐弯抹角地提醒明歌,请明歌代为转交师兄的生辰礼,明歌其实明白,陆如酒虽然有些别扭,但是确实一片好意。

    明歌和沐清弦并不清楚,现在的陆如酒早已换了灵魂,

    陆如酒整理原主的东西时,曾经在芥子袋里发现了一沓画好的符咒,纷乱的纹路里凝聚了原主复杂的心绪,陆如酒初见时只觉得心惊,

    这是原主每年都会送给沐清弦的许愿符,

    一张符,一个愿望。

    在原书里,男主角从未动用过这些许愿符,只是平静地收下,最后,在两人翻脸的时候,把这些符咒一起在原主面前捏碎,同时,斩断了原主所有的念头。

    或许是原主很难过,这些记忆在陆如酒脑海里,意外的清晰。

    陆如酒不清楚原主送了多少张,单是想想,她就快头疼死了,

    原主到底欠了多少外债啊?

    知不知道人情债最难还。

    最后,她也只能接受现实,捏碎了所有的符咒,只留下最后一张,把所有原主的感情做个了断。

    她是兑现不了原主的诺言的,希望最后原主的祝愿,能传递给那个人。

    ……

    长歌门下,依旧风景秀丽,青林翠竹郁郁葱葱,一去数月,丹青道的景色毫无变化。陆如酒看起来心情很好,她折了一枝竹枝,嫩绿的竹叶带着晶莹的露水,愉快地抖着竹枝走在褚长风前面,及腰长发末梢被清风吹起,随风飘荡。

    褚长风亦步亦趋地跟着,面色犹疑,陆如酒并不想和他多聊,再步步紧逼也未必能取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