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说句话呀

护眼
关灯

    白捡来的一条命,与其掺和那些费力不讨好的事,不如短暂地享受一下这命运馈赠的闲暇时光。

    燕沉似乎有要事在身,听说了褚长风在此,也没有空闲久等,急匆匆地离开了。陆如酒捏了捏眉心,觉得十分难办,

    她本来是想着把褚长风丢给师叔,自己躲清闲,免得惹上麻烦,这下看来,是祸躲不过。

    陆如酒不想自找麻烦,但麻烦会自找上门。于是,她只能故作淡然地注视着一脸笑意的少年,不可否认,陆如酒的恶劣心思上来了,

    现在,她倒是想看看,褚长风能扯出个什么理由来。

    “师姐,我勾结魔修,还打伤浣花谷弟子,我有错,”褚长风十分诚实地认错,差点让陆如酒一口气哽死,

    她沉默一会儿,实在不想参与这件事,装傻也混不过去,最后,只憋出来了一句话,“有人看见你的脸吗?”

    “没有,”褚长风摇摇头,他又不是去做好事,肯定遮的严严实实啊。

    “那行吧,这事儿我不关心,就当没看见,你自求多福,”陆如酒拧了拧眉,还是觉得少管闲事能长命百岁。

    褚长风有点意外陆如酒的操作,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师姐,你不想问点什么吗?”

    “哦,确实有个问题,”陆如酒好似刚想起来正事,明净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褚长风,

    褚长风正色,准备迎接原则性问题,顺便立几个flag,证明自己根正苗红,然后,就听到了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褚旷,也是你的名字吗?”

    褚长风:……

    不是,就问这个?

    “是,我在外行走,用的是师傅取的字,自称是褚旷。”褚长风有些刻板地回答,陆如酒明显感觉到他的兴致不高,

    “原来如此。”陆如酒默默点头,觉得这位师弟可能并不想多说,她的好奇心一向淡薄,也没兴趣触人霉头。

    褚长风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他垂在身侧的手,捏紧又慢慢松开,还是,不要现在送给她了,免得被误认为是封口费什么的。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从师叔那里听来的版本是这样的:

    浣花谷谷主抓住了魔君派来盗取仙草的薛林,想要借助薛林的性命威胁魔君交出秘宝,结果魔君根本不受威胁,直接提刀杀上浣花谷,不仅没换回秘宝,还差点被人把护山大阵给撕了。

    可是那位谷主骂的毁坏宗门根基,又是怎么一回事?

    区区秘宝,不过身外之物,能到如此程度吗?

    陆如酒摸不着头脑,也无从深究,在明溪涧修炼了两天,就带着浣花谷发的任务奖励和褚长风回了长歌门。

    ……

    陆如酒和沐清弦并不同路,陆如酒要返回宗门,而沐清弦为了解除明歌身上的魔修咒术,需要带着明歌寻访几位高人。分别之际,沐清弦意外敏锐地感觉到,陆如酒居然很高兴,

    陆如酒当然很高兴,虽然沐清弦和她师出同门,算得上青梅竹马,但谁不知道,故事的男女主角,想要功成名就,比翼双飞,需要历经磨难。

    左一个坑,右一个拐,从来不存在什么一帆风顺。

    不过嘛,她不介意略施援手,让两位关系更进一步。

    就这样想着,陆如酒拉着明歌走远些,想和明歌说几句悄悄话,但是背后有视线频频扫过来,她只能回头无奈地吐槽,

    “师兄,这可是女孩子之间的秘密哦,你再盯着看,明歌可要生气了。”

    沐清弦:明歌哪里会不高兴,明明是你自己生气。

    他干脆离开这里,把空间留给两个女孩子,省得陆如酒倒打一耙。

    沐清弦出了门,就看到走廊里倚着柱子的少年,初见时神采飞扬的少年郎,近日竟然安静了不少,除去那种属于这个年纪的英气跳脱,眉眼间的锐意隐隐显露。

    褚长风朝着沐清弦礼貌颔首,平静得和之前判若两人。

    沐清弦只觉得奇怪,他并不是多话的人,也不会关心人,劝解人的样子有些生硬,

    “褚师弟,师妹并非斤斤计较之人,你若是让她生气了,诚恳地道歉即可,她会理解的。”

    “既然沐师兄这么了解师姐,那师兄可得帮帮我,”褚长风面带笑容,看起来诚恳极了,“前几日我和魔修交手,轻敌冒进,受了点轻伤,师姐因为这事儿,心疼坏了,都有好几天不理我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沐清弦没见过这种架势,一下子顿住了,褚长风这什么玩意?

    看到沐清弦的反应,褚长风越演越来劲,“师兄你说句话呀?”

    沐清弦:你有病啊?

    “沐某爱莫能助,褚师弟另请高明吧,”沐清弦后退两步,和褚长风拉开距离,一点也不想被他传染。

    褚长风不由得哈哈大笑,连日来的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