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嫉妒我的才华

护眼
关灯

    离开宗门有多条山道,但长歌门有条不成文的规矩,进出宗门要走一遍丹青山道。无论修为多么高深,都要走此道离开山门。

    至于原因嘛,陆如酒抬头,凝望两侧石壁上的刻字,历经风雨侵蚀,仍然清晰可辨,

    丹青山道百级石阶,路侧石壁写满了长歌门门规。

    陆如酒不喜欢让人等,所以按照习惯早来了一刻钟,此时天降破晓,蒙蒙亮的环境,空气清新而冷,她很喜欢这样的环境。

    出门在即,陆如酒再不喜欢也要随身配剑,她随手把剑放下,抱着胳膊和配剑一起倚在巨石上,盯着对面的门规开始出神。

    昨天那炉丹药火候不错,成色也尚可,由于她调整了下配方,可能功效会有所变化,有机会找人试试药吧。

    最好找个药阁长期合作,她还不用负责。

    按药方炼丹有什么意思嘛?现在的丹药想要有竞争力,就要创新,要不断进取。

    褚长风到达丹青山道时,就看到了抱臂出神的陆如酒,心里一跳,

    他还以为师姐会迟到呢,只提前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下子可惨了。

    陆如酒并不介意等人,本来就是她提前过来的,听见脚步声就回过神来,朝来人的方向微微一笑,

    “来了,时间刚好,没别的事我们就出发了。”

    褚长风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抓了抓头发,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陆如酒落后几步,和褚长风并肩而行,随口开始客套:“我久不出山门,剑术疏于练习,这次的任务,可要拜托师弟出力了。”

    褚长风抱着他的剑,明显不信,“师姐昨天说话时底气十足,我还以为师姐深藏不露呢。”

    “哦,那我打架,你在一边看着,我好好保护你,”陆如酒懒得再演,眉毛一挑,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额。”褚长风没想到会遇到这种回答,连忙摆手,“不至于不至于,师姐请放心,出现魔修尽管交给我。”

    陆如酒满意地哼了一声,笑笑不再说话。

    下山的路上,陆如酒忽然感应到一阵冰冷的注视,皱皱眉,不至于这么巧吧?

    来人一身白衣,漆黑的眸子,转瞬间就站到了陆如酒身前,说话的声音极冷:“陆如酒,你祸害沐师弟不够,现在都把手伸到内门弟子身上了吗?”

    陆如酒嘴角抽了抽,只觉得这顶帽子真大,原主真是作恶多端啊。她也懒得多嘴解释,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来人冰冷的脸庞,懒洋洋地说:

    “傅师兄说话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我是正统的仙家弟子,怎么在傅师兄口中,我和魔修妖女一样勾三搭四,不知廉耻呢。”

    “这位是凌云峰燕师叔的亲传弟子,我可不想被燕师叔打断腿。只是听从师命,带人出任务而已,”陆如酒眯起眼睛,最后还附赠礼貌的微笑,无辜极了。

    傅菁拧眉,想起师傅传讯中提到的褚师弟,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褚长风用巧劲带着和陆如酒拉开了距离。

    “这位师兄,男女授受不亲,”褚长风抬手和傅菁过了两招,然后见好就收,和陆如酒一样笑眯眯的开口,“敢问师兄是哪位师伯门下,真是名师出高徒。”

    之前师姐说话,褚长风不好意思插手,但是这位师兄,他还是可以反驳一二的,不然,未免也太不识好歹了。

    陆如酒没想到褚长风会站出来,说话还这么不客气,她一时间愣在原地,没有说话,

    褚长风此话一出,让傅菁眉头紧皱,他完全没想到这位褚师弟也是位刺头,无礼至极。

    一见冷场,陆如酒觉得再不说话,两人可能因为几句话会打起来,她只能上前拉人,站到褚长风前面,微微侧脸和褚长风解释,“这位是傅菁傅师兄,师从掌门师伯,排行第二,不比大师兄好说话。”

    最后几句,虽然压低了声音,三人距离不远,傅菁绝对听得清清楚楚。

    “见过傅师兄,”褚长风一改刚才的表里不一,真诚地问好,“师弟方才无意冲撞了傅师兄,想必傅师兄也不会介意,只是依师弟愚见,师姐行事并无不妥,傅师兄日后还是不要信口雌黄为好,以免三人成虎。”

    他信口雌黄?这是哪里来的傻小子,居然和沐清弦那个倔驴一样,死活站在陆如酒一方,和被中了蛊一样。

    “哼,”傅菁不怒反笑,“既然师弟已有判断,那我也不好多言,只是师弟,日久见人心,你好自为之吧。”

    傅菁拂手离去,最后警告性地瞪了陆如酒一眼。

    陆如酒:无辜躺枪。

    人走远了,陆如酒回过神来,无辜地摊开手,懒得多做解释,

    “师姐,你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在宗门有这么多对家?”褚长风着实有些好奇,他借机和内门弟子打听过,只听说陆如酒师姐是炼丹奇才,为人冷淡,不喜与人结交,并没有什么特别出格的传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