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竟是这样的人设

护眼
关灯

    接下来的时间,陆如酒忙于修炼和炼药,还得抽出时间来安排出门实习的内容,完全没空理会褚长风,只能让他暂时自生自灭,

    但陆如酒完全没想到,褚长风这么闲,让他在宗门闲逛两天,多和门内弟子交流,他却打遍了整个宗门,

    据说是在演武台摆擂,谁想上台练习,就得先和他交手,只要打赢了他,他立刻走人。

    仇恨拉的稳稳的,

    听完第五波来抱怨的弟子,陆如酒觉得,再不去管束一下褚长风,师傅很快就会找上门,

    况且,再让褚长风挑下去,陆如酒怕他把宗门下一代脊梁骨打折了。

    但是陆如酒自以为能控制得住局面,万万没想到,等她赶到演武台的时候,褚长风和沐清弦打起来了。

    陆如酒:师兄,你伤好利索了,去给明歌姑娘报仇啊,和褚师弟打架做什么?要是演武台的防护阵法裂了,还不得你去修补啊?

    陆如酒揉揉眉心,觉得十分头痛,下不下场都是麻烦。

    台上的两人已经开始交手,她才不想被人喊让开,没看见明歌姑娘都在一边焦急地等着,不敢阻止吗?

    于是陆如酒叫了几人去叫师傅,自己则暗戳戳地挪到明歌身边,顺便又给演武台加了几层防护阵法,

    女主角身边最安全了。

    上天保佑,在师傅来之前,别搞出什么大破坏来。

    沐清弦修为已经到了金丹大圆满,即将突破的阶段,而褚长风不过金丹境初阶,只是修炼燕沉师叔的汲寒剑气,破坏力超强,单纯论起剑法来,到底是沐清弦技高一筹。

    毕竟沐清弦是长歌门不世出的奇才,浩然剑意天下无敌。

    沐清弦浩然剑意传承自师祖,乃是长歌门最顶尖的术法,持剑凌空,其意浩然,无人敢当。

    陆如酒安静地站在明歌身边,和她打声招呼就不再说话,

    人家姑娘担心心上人,估计也没工夫和她客套,

    陆如酒前世出身古武世家,本身也是自幼练剑,她在长歌门炼丹修炼的调剂,就是观看长歌门的弟子比武,故而能看出些门道,

    褚长风修为不及沐清弦,本身剑术也稍逊一筹,再过片刻,就能见分晓。

    不过嘛,陆如酒盯着汲寒剑气炸出来的一个个大坑,只觉得破坏力真大。

    沐清弦最多只是裂地,褚长风这是爆破啊!

    半个钟头后,师傅姗姗来迟,正好接住了褚长风脱手的剑,开始对着沐清弦唱黑脸,

    “沐清弦你真是越长越回去了,你师弟初来乍到,年轻人不服输,向你讨教几招就算了,仗着修为比师弟高,非要分出个胜负来是吗?”师傅把手里的剑丢给褚长风,动作轻缓,和他说话的态度天差地别。

    陆如酒耸肩,忽然想起自己袖手旁观,好像有那么点不妥。

    “弟子不敢,”沐清弦收剑,颔首认错。

    打成这样,肯定不是一个人的错,年轻人争强好胜倒是不假,沐清弦还没有孤傲高冷到拉不下脸认错,至于褚长风,明显对向长辈认错这种事习以为常,状似诚恳地道歉,

    “弟子知错,我会和师兄一起修缮演武台,”褚长风扫了一眼台上被剑气炸出来的大坑,满地的裂痕,以及周围残留的刺骨寒气,有些心虚,

    “还有你,没听说你沐师兄最近在养伤吗?这几天也打够了吧?这么喜欢争强好斗,和你师傅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收拾收拾,明天让你师姐带你下山去除魔吧,眼不见心不烦。”师傅挥挥手,看到褚长风卖乖的样子就觉得没好气。

    师傅说话的功夫,陆如酒收敛气息,悄无声息地退到了清风顶的出口,

    “听到了吗?如酒,”师傅笑眯眯地转过身来,目光盯上陆如酒极力隐藏的身影。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陆如酒一下子耷拉下头,回了句是。

    这连时间都给定好了,看来是逃不过去了。

    目送师傅离开,陆如酒缩了缩脖子,忽然觉得后背发凉,

    “陆师姐,反正这演武台已经被拆了,那也不在乎是不是更破一点了,早听闻师姐火法精妙,还请多指教,”褚长风笑容明朗,无视刚才和沐清弦打斗中收的伤,重新握起剑,灵力恢复后又是一条好汉。

    朗朗少年,潇洒如风,做什么不好,这么爱斗?

    陆如酒觉得不郑重一点,这小子今天非得和她过几招,于是,陆如酒正色,声音难得冷淡里带上压力,

    “褚师弟,我是炼药师,并不喜欢争斗,如果你以后还想从宗门拿到丹药,奉劝你最近给我老实点,你整出来的幺蛾子够多了。”

    陆如酒说完,皱了皱眉,简单和褚长风解释了一下自己最近为什么不在,并非对他有什么轻慢。

    师傅之前让她带师弟刷声望,熟悉门派业务,陆如酒并非置之不理,也不是刻意晾着褚长风,只是在很多情况下,以陆如酒在宗门的名声,确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