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要低调

护眼
关灯

    蓝衣少年缓缓收剑,暂且算是相信了陆如酒的说法,只是看她的眼神有点怪异,憋着点笑意,又没有恶意。

    他不说话,只是示意陆如酒带路,

    到底是燕沉师叔的弟子,陆如酒也不能太不给面子,本来想指个师弟给他带路,只能歇了这份心思,笑眯眯地和人一起去面见师傅。

    重云殿,青松翠竹环绕,平时少有人喧闹,是宗门长辈议事的主要场所。

    难得掌门师伯、师傅和燕师叔都在,哦,还有那位陆如酒至今见了仍然觉得尴尬的师兄沐清弦,

    “参见掌门师伯,燕师叔,师傅,”陆如酒拱手行礼,权当是给身后初入山门的人做个示范,省的他不认人。

    结果身后的人比她这拘谨的人还夸张,直接双膝跪地,磕头,

    “弟子褚长风,多年游历,不曾回宗门,有负师长教养之恩,今日叩见各位师伯,师傅,先在此赔罪。”

    陆如酒一下子被顿在原地,她一向没规矩惯了,这长歌门也不是这么讲究繁文缛节的地方吧。

    师傅示意她可以靠边站了,陆如酒悻悻地挪到沐清弦身侧,毕竟同门师兄弟,这样站比较合适。

    陆如酒暗中扫了一眼掌门师伯笑容和蔼的脸,觉得这位师兄可能有点厉害,只是沐清弦斩妖除魔,名满修真界的时候,也没见师伯笑得这么高兴吧。

    也许是沐清弦太过端正冷漠了,哪有新来的懂事?

    陆如酒顺位站在沐清弦以下的地方,低眉颔首,姿态安静内敛,和沐清弦竟然有几分相似,原主那种刻意引人注目的样子已然消失,整个人显得平淡如水。

    褚长风是燕沉师叔的唯一亲传弟子,年幼时惨遭灭门,父母双亡,只是他当时不在家中,才幸免于难,后来被师叔收作弟子,又郁结在心,一直在外历练,而师叔一直会特意寻找他指点一二,可谓是关怀备至。

    陆如酒暗自琢磨,现在褚长风回归宗门,是不是代表,他大仇得报了?

    不过,这种多年实战派,一般是比沐清弦这种宗门修炼的来得厉害,那是不是以后可以雇佣这人当打手?

    反正比沐清弦来得顺眼和谐多了。

    陆如酒这话多少带些水分,沐清弦有个长歌之花的诨号,多少仙门女子芳心暗许,修真界第一美人绝对名不虚传。

    另一边,褚长风和长辈们交流完毕,掌门师伯和师傅在那赞叹少年英才,青出于蓝,褚长风则到了我和沐清弦面前,

    “长风见过沐师兄,陆师姐,”褚长风生怕有人听不懂,师姐两个字刻意加重了几分,

    陆如酒:……

    她能怎么说,刚才看人气势太牛逼,自己打不过,习惯性的认怂,然后理所应当地叫师兄,

    完全忘了这人入门比自己晚,应该是师弟才对,

    熊孩子,怪不得刚才一直在憋笑。

    陆如酒忍住抽搐的嘴角,脸上挂上一副虚假的笑容,“褚师弟不必多礼,都是同宗弟子,以后经常见面的,一直拘礼显得生分了。”

    指望沐清弦多说几句是不可能的,他能在陆如酒介绍的时候哼一声表示存在感,陆如酒已经很满意了。她只能继续盯着尴尬和褚长风寒暄,

    “掌门师伯门下的两位师兄,近日出门处理事务,不再宗门内,所以最近恐怕是见不到了,师弟日后遇见了,打声招呼即可,掌门想必通知过两位师兄了。”

    “多谢师姐指点,”褚长风此时倒是不再压着师姐二字了,说话间带着少年的爽朗利落。

    陆如酒忘性大,这一出小笑话转眼就忘得干净,随口扯个话题和褚长风聊,

    “再过半年,即是宗门百年一度的长歌盛典,届时宗门会很热闹,师弟多年不回宗门,倒是可以多留些时日,了解下宗门的习俗。”

    褚长风眉宇间看不出半分阴霾,和这个年纪的少年郎一样,眼眸清亮有神,笑着回答:“好啊,那接下来的时间就请师姐多多照顾了。”

    “客气客气,”陆如酒拱手,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显然一下子就和褚长风亲近不少。

    沐清弦站在一旁,自己的师妹和新来的师弟相谈甚欢,觉得甚是罕见,在他的认知里,小师妹和自己性格相似,更冷淡寡言一些,而今看来,师妹更活泼些。

    长辈们谈完了宗门事务,师傅看陆如酒和褚长风交谈的样子,随手叮嘱陆如酒带师弟去熟悉宗门,顺便处理些宗门业务,免得再出现今日这样的误会,

    陆如酒:天降苦差事,她在宗门名声又不是多好,唬一手内门弟子还行,真要是那帮入室弟子,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谁还不知道陆如酒对沐清弦那点的心思?以及恶毒又善妒的本性。

    陆如酒清楚自己在长歌门的定位。

    她知道师傅是好意,知道她近来半个月闭关炼丹,没有出来作妖,让她出去放松一下。

    但是师傅,陆如酒真没有给自己放假的打算,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