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

护眼
关灯

    陆如酒穿越了。

    脑海里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告诉她,她狗血地穿书了。而且是她前几天看过的一本修仙文。

    原主是一位总是在勾引男主途中的的恶毒女配。比如现在,陆如酒手里端着一碗神奇功效的汤药,是无数天材地宝、极品药材熬制成的神奇功效的药,

    虽然这是宝贝,可在陆如酒眼里,这绝对就是烫手的山药,早丢早完事。

    于是陆如酒就地处决,反手就泼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阿弥陀佛,但愿这些草木吸收营养,早日长成绝世仙草,来报答我的一饭之恩。

    陆如酒回忆了下那本修仙文,原主就是关心则乱,男主,也就是原主的师兄,沐清弦,只是被一剑扎穿了,流了点血而已。毕竟是修真者,又不至于就这么死了。

    再说了,人家是为了心上人拼死拼活,你在这里掺和什么?

    还给人下药,傻不傻啊?

    陆如酒心态甚好,很快就融入角色,心痛起被自己一时冲动撒了的药材,还是放把火烧了更好,毁尸灭迹。

    陆如酒向来行动力高,盯着那堆沾了药汁的花草,用火焰烧得不留痕迹,才放宽心去见那位沐师兄。

    果然,修真者命硬,带着女主逃回来的时候,沐清弦可是满身鲜血,耗尽精力,现在才不过三天,就已经气息平稳,伤势见好了。

    说实话,原主选择的时机还挺成熟,沐清弦伤养的差不多了,但是底子亏空,没办法反抗和修为相仿的女配,只要药效稍微强一点,绝对能成。

    陆如酒揣度着那粉碎成灰的药的可行性,笑嘻嘻地站在门口的位置,距离沐清弦三尺之远,目露打量,

    好家伙,主角体质,谁碰谁死,谁近谁遭殃,

    先拉开距离为上。

    沐清弦此时正在静坐养神,看到陆如酒缓缓露出浅笑,俊美出尘的脸,清华濯濯,杀伤力巨大,

    “师妹,怎么站在门口?先进来吧,”沐清弦说,“这次受伤回宗门,身体恢复得这么快,真是多亏了师妹的灵丹妙药。”

    陆如酒:心痛如割,但是又不能说些什么。

    原主是炼药师,赚大钱的职业,家底丰厚,为什么老是免费给沐清弦送丹药,这人就不会受之有愧吗?

    能收钱吗?

    “哦,这次算了,最近宗门药材短缺,师兄下次需要丹药,别忘了自备材料,”陆如酒轻描淡写地说,

    白嫖党通通拒之门外,绝不能给他们留一丝喘息的机会。

    沐清弦像是被噎住了,有些惊异地看着陆如酒,像是电视里演的那种,旁人看傻子突然开智的目光,

    陆如酒:什么眼神啊?眼珠子不需要的话,抓紧捐给需要的人。

    “师妹怎的变得如此生分?”沐清弦轻咳一声,似乎是在提醒陆如酒,他还是个病人,

    呵,陆如酒斜着眼睛,瞟了沐清弦一眼,“师兄带了个小美人回来,我才忽然想起来,自个年纪也大了,再不攒点老婆本,以后就找不到道侣了。”

    沐清弦完全没想到,会有收到这样的回答,一向不苟言笑的人,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大可不必,师妹,宗门想与师妹结为道侣的,那可是大有人在。”

    这是一码事吗?

    陆如酒完全不理解地看着沐清弦,“师兄,你想娶的媳妇,不会待她如珠如宝,要星星不给摘月亮吗?而我与你,有何不同?”

    这话说的没毛病,沐清弦汗颜,师妹觉悟真高。

    “总之,师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自己运功疗伤,不日就能彻底康复,丹药,师妹就不供应了,告辞。”陆如酒把话说清楚,就没打算久留,转身就走。

    沐清弦越发摸不着头脑,觉得陆酒有些变化,说话坦荡了不少,但是也吝啬了很多啊。

    虽然师妹平时对其他人就很斤斤计较,但是,对他超级大方的啊。

    而且,炼药师怎么可能缺钱啊?

    师妹别是被什么人吹了耳边风,对他生了嫌隙吧?沐清弦胡思乱想着,连日来沉郁的心情倒是一下轻松了许多。

    离开沐清弦的住所,陆如酒才松了口气,得亏男主迟钝,冷淡内敛,原主又是个心思恶毒的白莲花,伪装精巧,不然可没那么容易把事情翻篇,和男主拉远关系。

    ……

    到了原主的住所,陆如酒才稍微松懈下来,

    在书中,原主今日这一出,才开始让男主心生嫌隙,看来现在算是暂且平安度过了。

    原书名叫缥缈仙途,女主明歌,身世复杂,原本只是修真世家的分家小姐,无忧无虑,后来被卷入修真界和魔修的争斗,为男主沐清弦所救,拜入长歌门,修习医术,最终和男主一同解决魔修祸患,功成名就,与男主神仙眷侣,双宿双飞。

    而原主陆如酒,文中数得上号的恶毒女配,当然没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