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亲自杀官绅,擎朕大纛来!

护眼
关灯

    “他们真的直接开城跪迎了?”

    张贵问着前来向他汇报的门下总兵孙应元。

    孙应元笑道:“是的,没发一铳一炮,就直接跪迎了,但结果来的是陛下的亲军。现在,陛下盛怒之下,已经把他们全都羁押起来。”

    “这些人,还真是,这无疑想让陛下信任他们都不行。”

    张贵说了一句,就问着韩珪:“西厂这边民众组织好了没有?不能让陛下觉得,好些京城上下臣民真的不喜欢他这位天子。”

    “恩辅放心,已经安排下去了。”

    “天子只要一出现,百姓们就会按期主动搞起庆祝活动!”

    “百姓们现在都很愿意让天子看见他们的民意,因为弟子早按恩师的嘱咐让西厂的人去散播消息,如果叛军进城,陛下大败,西厂就会被撤掉,就无人再来保证他们的商业秩序,也无人在替他们对付官府豪强。现在陛下大胜归来,这些担忧也就没有了。”

    韩珪回道。

    张贵听后点头:“很好!我们要教化庶民,就得从先让他们开始学会主动表达自己的意愿开始,让天子知道真正的民意。何况,我们西厂是通过拉拢庶民的方式来稳固和提高自己的地位,这也就决定了我们需要让庶民们敢站出来,进而,天子即便想废西厂也不能废西厂。”

    “弟子明白!”

    ……

    此时,突然大量涌现在天启等人面前的百姓的确都是张贵让西厂组织的。

    在大明,真正可以代表民意的庶民对朝堂上的是非并不清楚,也不知道哪些人是敌人哪些人是朋友,故而需要被宣教组织。

    现在在西厂宣教组织后,京师的庶民们就开始主动表达起自己的意愿来。

    天启也因此听到了不同的百姓声音。

    而且,天启很快也发现这些庆祝自己这个皇帝凯旋回师的百姓大多衣着简陋,皆是粗布短衣,而在道旁跪迎叛军的百姓多是绫罗绸缎,甚至不少头戴儒巾。

    天启在这一刻彷佛明白,民意也是有不同的。

    而令他现在心情突然转好的是,占大多数的庶民竟都是站在他这个皇帝这边,竟还都希望西厂这样的天子鹰犬机构存在。

    天启因而不由得对孙承宗说:“先生,朕现在感觉,士大夫不但不能代表民意,可能士大夫所代表的民意和真正的民意还是相反的。”

    孙承宗听后不得不忙纠正天启:“陛下,话不能这么说,没有人不喜欢轻徭薄赋的政令,没有不喜欢仁政。只是可能,如今的士大夫没有替庶民求仁政而已。”

    天启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刘志选这里已经郁闷至极,嘴里直骂着突然大量出现的庶民乃是贱民,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草芥。

    不只是刘志选这样想,正在道旁跪迎叛军的这些京城官绅与家中子弟们也是大怒不已。

    他们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庶民,不但把他们跪迎义师的声音压了下去,还竟然是在庆祝那个对权贵官绅刻薄寡恩的暴君大胜。

    “给我打!把他们打死!”

    “一些粗鄙不堪、卑贱至极的草芥,竟好意思来这大街上闹,竟还编造谎言,说那暴君大胜。”

    “话里话外,竟还希望西厂这样的独夫爪牙之机构存在,简直就是一群没脑子的愚民,定是被厂卫的人收买,在这里故意造谣!”

    一戴四方平定巾的士绅潘知儒这时见此,就开始呵斥自家豪奴殴打这些庶民。

    刘志选之子刘诚更是亲自带着自家豪奴,一脚踹倒了迎面跑来的一百姓孩童,且一脚就踩在其胸膛上,照着这孩童的脸就抽了起来:“哪里来的乞丐!敢坏我们跪迎义师的大礼!”

    天启见此怒不可遏,亲自持起长枪,策马过来,将矛头朝刘诚背后一送,就搠进了这刘诚后背,矛头直接插到了最前面。

    刘诚大惊,回头一看,见天启披甲执锐,还以为他是到来的叛军官将,也就挤出笑容来:“这位军爷,您这是做什么,我们可是来跪迎你们的呀!是这小乞丐坏了事,小的也就教训教训他。”

    “朕是天子!你是跪迎朕还是跪迎叛军?”

    天启说着就把长矛一收,刘诚顿时就倒在了地上,吐着血,两眼在最后一刻闪现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的儿!”

    刘志选见此痛苦地大喊了一声,随即看向了天启。

    天启也因刘志选这一喊回头看向了他:“原来他是你儿子?那他真是荣幸,能死于朕的枪下!”

    天启说毕,拉起辔又是一枪,直搠向,刚才正喝令豪奴,打死眼前一些庶民的那戴四方平定巾的士绅潘知儒。

    潘知儒此时刚听到天启说“朕是天子”还处于懵逼状态,就被一枪贯穿了胸脯,肺部一下子因涌入大量鲜血,而勐呛出来,只一脸惊愕呆滞地道:“怎么会是这样!”

    史载,天启好木工亦好走马,常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