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跟踪

护眼
关灯

    南昭雪被玉空大师喊得心头一跳。

    “出什么事了?”

    “王妃,”玉空大师压低声音,快速道,“我刚刚发现,那个苍柏在胡府附近,就想着出来看看,没成想,看到他……”

    “看到什么?快说!”

    “看到那个什么英正和他私下见面,两人还鬼鬼祟祟,好像交接了什么东西。”

    玉空大师都快愁死了:“你可要小心呀,我看那个什么英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应该让百战把他打回去。”

    “行了,我知道了,不必再说,”南昭雪忍不住打断,“除此之外,苍柏还去过哪?”

    玉空大师一愣。

    南昭雪短促笑一声:“你不会是只盯着他来胡府这段行程吧?”

    “咳,那什么,我现在看,现在就看。”

    迅速查看过后,赶紧说:“除了过一趟银海钱庄,别的地方没有去过。”

    又是银海钱庄。

    “好,我知道了,”南昭雪微叹气,“你干点正经事,要是心浮气躁,就诵会儿经,还有,看着点百战,要不就一起逛逛,没事干逛不花钱也是可以的。”

    求求你们,别再只盯着封天极了。

    玉空大师悠长叹口气,看着她走远,一跺脚:美色误事啊!再说,那个什么英,最多就算个小白脸,哪里就比得上王爷了?

    南昭雪看看身边的野风,问道:“野风,你觉得落英如何?”

    “回主子,奴婢不觉得。”

    “嗯?”

    “主子做事自有道理,奴婢只管服从,不需要觉得。”

    听听。

    南昭雪递个银锭子给她:“去吧,自己转转,爱吃什么买什么。”

    “奴婢不要,平时跟着主子吃得好,吃不惯其它。”

    南昭雪失笑,正想再劝她几句,野风手抚上刀柄,但脸色没变:“主子,那种感觉又来了。”

    “我也感觉到了,”南昭雪不动声色,看到前面有个小胡同,“拐进去。”

    主仆二人走进胡同,然后找地方躲起来。

    可等了一会儿,并不见什么人影。

    但南昭雪绝不认为,是她感觉错误。

    那么,就只能是对方警觉性很高,没有贸然跟进。

    “走。”

    南昭雪带野风又走出胡同,但她们没再往热闹的街区去,随意换了不太热闹的街道。

    不出一炷香的功夫,那种感觉又来了。

    “主子,要不您去前面的店里,奴婢在店外等候?”

    南昭雪没有立即答应,微蹙眉思索。

    这地方他们不熟,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虽说没有感觉到杀意,但如果对方是个高手,能隐藏杀意一点也不奇怪。

    她倒不怕,无论对方是否心存歹念,一时不会对她下死手,但对野风,就未必了。

    “不必,走,回胡府去。”

    往回走,刚到路口,听就到封天极叫她:“王妃!”

    南昭雪心头一松,回头看到他:“干什么去了?”

    封天极看到她眼中一闪即过的紧张,目光环视四周,快步上前:“怎么了?”

    “回去说。”

    回到胡府,南昭雪让野风守在院门口。

    “方才出去找你,又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之前野风也提过,”南昭雪把情况简单说一遍。

    封天极脸色凝重:“之前在金光观时,我曾有这种感觉,到了这里还有,可见是一路跟随我们到此的。”

    “先不急,”封天极为她理一下耳边碎发,“胡府守卫森严,一般人进不来。把这事解决了再走,我不能让你置身在危险中。”

    “好,”南昭雪也没意见,“胡小姐说,已经让胡思赫去办粮食的相关事宜,她会和我们一同上路,另外,我的图上还有些补充,你来看。”

    南昭雪拉着他往里屋走,封天极说:“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他把那个瓷瓶拿出来:“苍柏给我的,说让我下在你的膳食里,是对女子有益的补血良药,刚开始他见我不肯收,还当着我的面吃了一颗。你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南昭雪接过小药瓶,打开倒出一粒,隐约有淡淡的香气,不难闻,琉璃戒也没有示警,应该不是有毒的东西。

    “好,我今天晚上就分析一下,看究竟是什么,”她把瓶子收入琉璃戒,指着图纸道,“你看,这是胡小姐告诉我的。”

    封天极眉梢一挑:“她说,许帛不会武?”

    “正是。”

    “还有这个临州知府,妻女命丧匪徒之手,至今孤身一人。”

    封天极手指轻叩桌面,沉思半晌:“今天晚上消息就能送回王府,查临州知府的履历,不是难事,吏部一调卷宗即可,明日午时左右,就能收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