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又一批刺客

护眼
关灯

    “别杀我,别杀我,求您给我一条活路,我有重要的事要交待。”

    那人手上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空气中仿佛响起一道轻嗤声,好半晌后,那人的手终于从腰间放下:“说吧,只要你说的真的有用,这条命也不是不能留。”

    魏县令道:“皇上就在平陵县里。”

    那人顿时心里拐了八道弯。

    平陵县这里暴露了,回京后主子绝对没好果子吃,与其如此,不如将皇上就地解决了,到时京城必定乱起来,主子就可以趁势出头。

    而且当初皇上一说要下江南,主子就有话,让他们留意皇上的去向,一旦时机合适就可趁机解决。

    “魏大人,知道骗我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魏县令心摆手:“没有没有,本官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当晚,魏县令就被那人从县衙的大牢里弄了出来,当然了这是魏大人的要求,要不然他是打死也不会说出皇上现在身居何处的。

    魏县令离开牢房就直接将人带到了皇上暂住的小院外。

    “人就在这个小院里,若不是亲身经历,本官也不会想到皇上会伪装成神医,在城里给人治病,本官就是在这座小院里被人抓的,那时本官亲耳听到,那胖胖的男人叫神医的小徒弟王爷,他还说:‘主子让把这狗屁的县令丢到大牢,省得占了咱家的地儿浪费粮食。”

    那人烦燥的一扭头:“这能说明什么,叫王爷那老神医就是皇上了?”

    “可那胖胖的男人无须啊,院里的人都叫他李总管。”

    李总管,无须,王爷,主子,这么一想,李总管很可能就是皇上身边的那位太监总管,王爷就是瑜王爷,主子自然就是皇上了。

    “还有别的吗?”

    “有有有有有。”魏大人为保住一条命也是拼了。

    “皇上身边还有两名侍卫,长得平平无奇,让人记不住,但气势却是极强,就像,就像您是的。”

    那人顿时笑了,他是主子的暗卫,所以,这位老神医,还真就有可能是皇上了。

    “还有吗?那位老神医身边可还有旁人?”

    “两个徒弟,一个管家,还有四个奴婢,两个侍卫,其余的就没了。”

    只带两个暗卫就敢待在外面,皇上的胆子是真够大的,这是连命都不想要了!

    见他久久不语,魏县令看了看天色,今晚没星,天气有些闷,看起来要下雨了,他现在可是犯人,这里真心不是久留之地,得赶紧在天亮之前,离开这里。

    “那个,该说本官都说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那人终于收回思绪,轻轻的嗯了一声:“当然。”

    魏县令心中欢喜,转身就要离开,谁知,还不等他走出两步走,一柄匕首直接从背后刺入他心脏部位,来了个对穿,魏县令只觉得心脏一疼,眼前出现一片暗沉的颜色,继而他反应过来那应该是他身体里喷溅出来的血雾,接着胸口又是一疼,那人已经快速抽出自己的匕首转身。

    黑暗处又涌出十几个黑衣黑巾蒙面的黑影,一行人越过倒在地上的那具尸体,朝小院的后院处行去。

    小院里,今晚轮到红梅青竹值夜,因着平陵县这几日比较乱,两人都比较警醒,是以,当有人从院墙处跳入院中时,两人便清醒了过来。

    她们的反应很快,红梅几乎是一瞬间就摸向了左手边门上的细绳,细绳直接连通前院,甲二正坐在椅子上,椅子上绑着一条细线,线上系着一枚极小的铃铛,铃铛发出一道轻微的脆响。

    甲二立刻砍断绳子,然后进了内室,将皇上背在背上,就往外走,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四下无人三两步跃上院墙,便进了隔壁的人家。

    皇上被这么一折腾早就清醒了过来,但他镇定的没有出声,直到甲二将他放到隔壁早就准备好的一间卧室里。

    “出什么事了?”

    甲二道:“后院示警,属下还不知道具体情况,皇上您先休息一下吧,应该很快就能解决完。”

    皇上没吱声,但也肯定睡不着了,干脆就坐在房中听隔壁的动静。

    说到底他还是有些担心的,儿子和儿媳还留在那边,又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光凭甲三和春兰四人能应付得过来吗?

    若真是明刀明枪的打,五人对十三人绝对是要落下风的,尤其是他们还有要保护的人,可有顾婉宁这个主子在,她的奴婢们可不会觉得自己武功天下第一,谁来也不怕,一个个的都精着呢。

    正面打打不过就来阴的,一个个把人全往青竹的方向引,四个婢女将人围在中间,然后一把药粉下去,管你武功有多厉害呢,强力迷药的威力谁也扛不住,一个呼吸的功夫就有人砰砰的倒在了地上。

    有名刺客看情况不对,就把目标定在了在院里看戏的两人身上,他们原本是来杀皇上的,可是他们连找皇上的机会都没有就损失了好几个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