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 毒龙潭

护眼
关灯

    苏河很生气,姜辰可是仙门未来的道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收入门中的人物。

    可就在刚才,姜辰险些遭了对面这人的毒手。

    这让苏河如何不气?

    若是姜辰当着他的面出了事,他要如何向仙门高层交代?

    气急之下,苏河不顾实力差距,直接质问那头蛟龙起来。

    见事情都结束了,苏河反倒是不依不饶起来,姜辰连忙上前拉住他,低声说道:“苏兄冷静,对方实力太强,我们招惹不起。”

    苏河用力挣脱姜辰,冷笑道:“不过一神藏武者,又什么好怕的?姜兄放心,今日我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

    苏河话音方落,姜辰顿觉诧异不已。神藏?这头蛟龙不是四品涅磐吗?怎么突然变成了六品神藏?

    姜辰也不觉得苏河在说谎,毕竟苏河是大族出身,又是仙门弟子,见识一定比他这个江湖菜鸟多。

    当即,姜辰又偷偷的打量了这头蛟龙几眼,眼中尽是狐疑之色。没看错啊,这样貌,分明就是当年那头蛟龙。

    姜辰的记忆力无需多言,看上一眼就不会忘记,就像是印在脑海中一般,绝不会记错。

    迟疑间,就听那头蛟龙怪笑道:“桀桀,好小子,你是想对本座出手吗?真以为你是仙家子弟,我就不敢杀你了吗?”

    “嘿嘿,交待吗?你要交代,那本座就给你个交代。”

    这头蛟龙也不是个讲究人,说出手就出手,事先没有一点的征兆,前半句还在威胁苏河,可后半句刚说完,就直接就下了杀手。

    “找死!”

    蛟龙突然出手,着实有些出乎姜辰与苏河的预料,但两人的反应也不慢,在蛟龙出手的同时也相继出手。

    苏河眉心生光,但见一枚剑丸浮现,于空中绽放,化成一道璀璨的剑光朝蛟龙斩去。

    同一时间,姜辰鼓动先天罡气,先是以天地烘炉将其凝练成一团,继而由丹田而上,从口中喷出,化成一道银白色的匹练,似长剑一般,向前激射而去。

    先天罡气可破体而出,伤人于百步之外。

    “不知死活!”

    面对两人的攻击,那头蛟龙目露不屑之色,竟是不闪不避,探出干瘦的手掌直接迎了上去。

    啪!

    那蛟龙屈指一弹,就听一声脆响传来,苏河的剑光被他弹飞了出去。接着,他手向前一抓,将姜辰发出的先天罡气捏碎。

    “死!”

    下一瞬,这头蛟龙的手掌已经出现在了苏河的眼前,朝他的脑袋狠狠拍下。

    “焦潭主,莫要自误!”

    就在苏河危在旦夕之际,远方一道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旋即,就见一抹剑光闪过,下一瞬,那头蛟龙抓向苏河的手臂,竟是齐肩而断。

    看到这一幕,苏河默默收起了袖中的符剑,而姜辰也放弃了动用底牌的打算。

    “啊~~”

    “是谁?”

    蛟龙抓住自己的断臂,按在伤口处的同时,不由怒吼一声,朝剑光袭来的方向看去。

    “是贫道!”

    那声音再次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身穿青色道袍,头戴莲花冠的中年道人踏空而来。

    看到这一幕,姜辰瞳孔微缩。踏空而行,六品强者就能做到,但像中年道人这般,显得如此从容的,起码也是五品,乃至更高的修为。

    苏河显然认识来人,见他现身,连忙兴奋的喊道:“齐师叔,你怎么来了?”

    齐师叔没有搭理苏河,而是走到蛟龙的面前,笑呵呵朝他说道:“焦潭主,可还记得贫道?”

    蛟龙捂着断臂,死死的盯着齐师叔,咬牙切齿的喊出了他的名字:“是你,齐初!”

    说罢,不知想起来了什么,这头蛟龙脸色突然一变,连摊位上的东西都不要了,直接转身朝远处逃去。

    “齐初,今日之事本座记下了,断臂之仇,来日必有后报!”

    待身影彻底消失,那头蛟龙的声音方才远远的传了过来。

    这时,苏河忍不住朝齐初抱怨道:“师叔,你刚才怎么不出手把那人留下来,区区一神藏武者,也敢如此嚣张,分明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齐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方才解释道:“你小子知道什么,刚才那人乃是北地毒龙潭的潭主,四品的修为,岂是那么好杀的?”

    北地,大妖云集之地,基本上东洲有名有姓的大妖都在这里。

    而北地毒龙潭,名为毒龙,但里面住的却不是真龙,而是一头蛟龙,毒蛟。

    此蛟龙虽然是四品的境界,但因为是天生异种的缘故,一身实力恐怖无比,不弱于三品强者。

    故此妖在东洲极为的有名。

    苏河听了,却是有些不信,狐疑道:“师叔莫要诓我,那人要真是四品的修为,我和姜辰岂能活到现在?早被他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