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灾与前世记忆

护眼
关灯

    七年前,齐国突遭天灾,数万里水火连天,据说是有真龙与神人在那里大战,殃及了凡人。

    姜辰一家原本也是大家族,位处齐国边境,但一团天火坠落,直接将偌大的家族烧成灰烬。

    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见姜家满门灭绝,就在天火即将烧向姜辰之际,真龙受创,龙角断裂,一滴紫色的龙髓滴落,恰好落在姜辰身上。

    龙髓入体,非但救了姜辰的命,更是改变了他的命运。

    昏迷中,姜辰意外觉醒了前世记忆。在记忆中,他生活在一个名叫地星的星球。

    这个星球,与他所在的世界完全不同,地星道法不兴,但科技却极为的昌盛,恰好与此界相反。

    等姜辰醒来时,前世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是刻在他的脑海中一般,清晰无比,想忘都忘不了。

    来不及检查身体的变故,苏醒后的姜辰,对着化成废墟的姜家老宅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就跟着逃难的人群逃命去了。

    数千万人难民逃难,一路上饿浮遍地,尸骨盈野,到了晚上时,荒原之上遍地鬼火,更有妖怪驾驭滚滚黑雾尸气而来,半夜里闯入难民堆里找活人吃。

    还好姜辰自幼习武,有着几分保命的本事,不然逃难路上,就凭他那一身旺盛的气血,不是被妖怪给吃了,就是被女妖精给采补了。

    龙髓加身,使得姜辰的气血,就像是黑夜中的篝火那般显眼,对妖怪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若非真龙与神人大战,惊走了齐国周遭的所有高手,姜辰岂能活着逃到景国。

    就这,姜辰一路走来也不太平,遇到过好几次危险,差点死掉。

    后来,姜辰从前世记忆中寻到了一门功法,将身上的龙髓气息隐去,这才安稳了下来。

    ……

    …………

    姜辰刚出了地头,周围立即有士卒出现,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温水,恭敬的递了上来,说道:“公子,累了吧,来,先喝口水,坐下歇会。”

    姜辰也没意外,接过茶水,道了声谢,便一饮而尽。

    这些士卒都是临江郡的郡守安排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姜辰的安全,以免他被歹人袭击。

    自从姜辰让水稻的产量翻了一倍后,临江郡的郡守就恨不得把他当成祖宗供起来,生怕他出现半点意外。

    姜辰要是在他的领地内出了意外,那别说朝廷那里不会放过他,就是临江郡的百姓,都能把他骂死。

    所以,临江郡的郡守对姜辰,那是又喜又怕。喜的是有姜辰在,他以后升官不难。

    怕的是,姜辰要是出现了任何意外,他别说升官了,怕是会直接丢了脑袋。

    在临江郡的郡守心里,姜辰的安全,可比自己的安全重要多了。派来保护他的士卒,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将水壶还给士卒,姜辰说道:“你们辛苦了。”

    那士卒接过水壶,笑着回道:“不辛苦,与公子相比,我们做的这点事,哪里能算是辛苦。”

    在临江郡,谁提起姜辰不是要竖起一根大拇指?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姜辰能让他们吃饱饭。

    百姓还是朴实的,谁能让他们吃饱饭,他们就感谢谁。不想某些无良粮商,现在恨不得生吃姜辰的肉,喝姜辰的血。

    因为姜辰研究出新米的缘故,导致粮价暴跌,让他们损失惨重,他们对姜辰可谓是恨到了极致。

    郡守之所以派人来保护姜辰,防的就是他们。某些人为了钱,那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歇了一会,姜辰再次动身,朝家中赶去。而那些士卒,则是不远不近的跟在他的身后。

    阳光下,姜辰裸露在外的皮肤,非但不见粗糙,反而散发出羊脂白玉般的光泽,莹莹生辉。

    他身后的士卒看到这一幕,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这么热的天,公子干了半天农活,竟然一点汗也没流,他的武道修为,真是愈发精深了,八成已经蜕去凡胎,修成先天之体了。”

    “也不知道郡守大人怎么想的,让我们来保护公子,就公子这武道修为,真要是遇到了危险,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我们可不就是累赘吗?”

    “真要是因为我等让公子陷入陷境,那我们的罪过就大了。”

    身后传来的议论声虽小,但还是被姜辰听到了。笑了笑,他并没说什么。且,就算他说了,众人也不一定信。

    他要是告诉众人,他不是什么先天武者,也不是什么蜕凡武者,而是一个刚入门的炼体武徒,估计没人会信。

    身体宛如白玉,不见一丝瑕疵,这明显是七品先天武者的标志,姜辰说他是九品的炼体武徒,这不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虽然很扯,但这就是现实,他姜辰,就是一个刚入品的小武徒。

    这个世界,不止有仙道,还有武道,二者同样有着九个境界,以九品分之,其中九品最弱,一品最强。